随球队远征的拜仁球迷就拉起横幅辱骂霍芬海姆俱乐部主席霍普,霍芬海姆队员也对极端球迷的行为表达了不满。

在极端球迷无视拜仁主教练、球员和管理层现场劝解,继续恶意谩骂的情况下,比赛被迫暂停了12分钟。比赛第77分钟,双方球员回到场上,在中圈附近互相传球、聊天,在场队员以这种无声的抗议消耗完了最后的时间。

这样的情况就连看比赛的56年德甲老球迷也会大呼“活久见”。那么,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要让做客的拜仁球迷全然不顾己方的劝解,去拉横幅辱骂对方主席呐?

“50+1”政策产生于1998年,当时德国的足球俱乐部开始纷纷要成立股份公司,吸引更多社会资金进入,但为了保证股份公司话语权仍然在俱乐部会员的手中,政策要求俱乐部会员至少拥有51%的投票权,投资者的投票权不超过49%。也就是说,投钱的金主不能说什么是什么。

该政策的利弊都很明显。首先,它避免了金钱操控足球,保证了德国俱乐部的健康运作,至少不会出现“多特蒙德淘宝”这样的队名;但又大大降低了德国俱乐部对投资人的吸引力,使得德甲球队在欧战中失去了竞争力;同时容易让球队陷入“混吃等死”的状态,例如曾经的德甲霸主慕尼黑1860从德甲一路降到德丙,又因为财政危机降入巴伐利亚地区联赛,有小股东提出出资解决财政问题,受限于50+1政策,这一提议被管理层否决。

以拜仁慕尼黑为例,“拜仁”这个名字包含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和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两个概念。

拜仁慕尼黑俱乐部是属于全体会员所有制的社会组织,俱乐部包含足球、篮球、体操、国际象棋等项目。

拜仁股份公司则是商业组织,具备盈利能力。2001年,拜仁俱乐部为对外融资,建立股份公司,其中75%的股份属于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另外25%股份由阿迪达斯、奥迪和安联三家赞助商均分。

负责男足运营的拜仁股份公司的管理机构主要有监事会和董事会两部分。监事会由股东和独立董事组成,董事会成员则由监事会任命。从这个角度看,监事会与董事会是上下级关系。因为俱乐部是股份公司的大股东,所以俱乐部主席自动成为股份公司的监事会主席,即最高权力者,如此前的赫内斯和现在的海纳。而球队的商业运作等具体事务,则由监事会任命的董事会主席,也就是董事长负责,现任为鲁梅尼格。

目前的德甲联赛中,沙尔克、美因茨、弗赖堡、杜塞尔多夫、柏林联、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和RB莱比锡都不用受“50+1”限制。

其中前5支球队没有成立股份公司,这些俱乐部100%由俱乐部会员管理;而沃尔夫斯堡和勒沃库森,在“50+1”政策出台时,大众集团和拜耳集团已经对这两家俱乐部全资控股,因此有了针对这两家俱乐部特别设定的补充条款。

RB莱比锡则是钻了政策的空子。红牛集团最初收购球队时,球队尚在低级别联赛,不受政策辖制(“50+1”只针对德甲德乙球队)。收购之后,俱乐部通过严格的会员准入制度,保证始终只有红牛集团员工才能成为俱乐部会员,这就保证实际的掌权人都是红牛集团的内部人。尽管RB莱比锡正式队名翻译过来是莱比锡草地,但红牛集团是司马昭之心。因此,RB莱比锡也是支持“50+1”规则的球迷抨击的对象。

上图记录的就是柏林联合的球迷们举着棺材以及“在莱比锡足球已经死掉”这样的横幅一路从莱比锡的火车站走到莱比锡主场红牛竞技场。

德甲联盟在2014年12月制定了50+1政策的特别的豁免条款:一个法律实体不间断在20年时间里对俱乐部的投入和支持达到主赞助商赞助标准,且需要俱乐部以及德甲联盟董事会同意。

在豁免条款下,从1989年就开始投资霍芬海姆俱乐部股份公司的霍普得以成为俱乐部的主席,拥有俱乐部96%的表决权,成为俱乐部真正意义上的话事人。

作为德国SAP公司创始人之一(全球第三大的独立软件制造商),霍普去年排在福布斯富豪榜第96位,他有足够的财力向俱乐部注资。因此部分极端球迷和不少俱乐部高层都对霍普提出了反对,认为霍普一个人干涉到俱乐部的运营和日常工作。而霍普面对这些球迷的反对,丝毫没有退缩。他曾经向辱骂自己的球迷提出指控,这一举动更让他成为这些极端球迷的眼中钉。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几乎每场霍村的主场比赛,都会有客队球迷辱骂霍普,只不过阵仗没有这次这么大。

真正让拜仁极端球迷疯狂的导火索,是今年2月20日德国足协体育法庭的一张罚单。因为多次发生球迷辱骂霍普的行为,多特蒙德被罚款5万欧元,更重要的是,未来两个赛季多特蒙德球迷不得前往霍芬海姆的主场远征。

这件事却让德甲极端球迷们“同仇敌忾”:门兴的极端球迷在上轮联赛打出威胁霍普的横幅,多亏门兴的体育主管埃贝尔和球员们紧急球迷交涉,才避免了比赛被提前结束;本轮多特蒙德和弗赖堡的比赛中,多特蒙德球迷看台也出现了辱骂霍普的歌声,导致下半时比赛一度被暂停了两三分钟。

面对极端球迷的行为,拜仁慕尼黑从上到下都表现出了对霍普的支撑。赛后,鲁梅尼格和霍普一起出现在了球场中央,在两队球员的鼓掌下给了霍普一个支持的拥抱。他在采访中表态称:“这些人是足球的敌人,我们不想和这些拜仁球迷有任何的联系,我们坚决反对这些球迷的表现,他们肯定会被追责。”目前,德国足协已经决定对事件展开调查,也希望这样的辱骂与荒唐不会再发生在足球比赛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拜仁第一次遇到因为极端球迷闹事而用倒脚的方式消磨剩余比赛时间的情况了。

在去年10月的一场青年欧冠比赛中,拜仁慕尼黑青年队客场挑战奥林匹亚科斯青年队,比赛踢到84分钟,拜仁青年队已经4比0领先,雅典主场的一些足球流氓看不下去了,他们很多人冲入球场,试图混乱让这场比赛结果被取消。为了不让暴徒的意图得逞,在完足球流氓后,两队球员围着中圈玩起了抢圈游戏,把比赛所剩的最后几分钟时间消磨完,让比赛顺利结束。